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耳顺之年

欢迎光临!让生活丰富多彩!

 
 
 

日志

 
 

【原创】还留着一张机票的封面  

2010-02-03 18:50:44|  分类: 【记忆犹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外面下雨,没什么事做就把柜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理一下,翻着看看,一张红色的纸条出现在我面前,中国民用航空总局机票(封面),那还是三十三年前的事了,报销时把机票封面撕下后留下的,报销的那一联是垫复写纸后手写的出发地、目的地、票价之类,留个封面也算是我首次乘坐民航机的凭证了,那时出差坐飞机的很少,我周围接触的朋友都没有乘过,路过这延安中路民航售票处,也没见人进出的,飞机票是啥样的却没见过,在那时还是很稀奇的,往往是第一次的印象最深。
    调到新单位不久,那是1976年12月国家计划木材预拨指标下达后,需到江西、福建省的林业局联系计划落实事宜。还要去福建几个林区储木场,了解林区发货给部属单位木材情况,卧铺非常紧张,科长说我是新来的而且还要去山区,就跟着科里老同志一起去熟悉并学习,听说我没坐过飞机,就和处领导讲是不是他们乘飞机去,谁知这位年轻的领导却说他有办法买火车票,老科长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快到要出发的日子,问票呢?这领导却说你们去买机票吧。老科长回来说我以为他有多大本事呢,原来就这本事啊!到财务借钱开好介绍信,延安中路靠陕西路的民航售票处定机票。这下我可高兴了!乘飞机了。科里其他同志却说这安24小飞机老掉牙了,没啥坐头不安全,飞机有你坐的了。我心在想你们还要挑肥拣瘦的,我还没有坐过呢!管他安全不安全的!
   有人误了班机作废的事,老科长特别关照早点出门别误机,既兴奋也老实早赶到候车地点。那时是免费送机场的,(后来民航不送了,开始要买车票了,事实上机票是不包含送机场的车的,那时免费送是坐的人少就送送吧,是客气)。同事见我早就到了,笑着说是第一次吧,当年我才三十刚出头,在科里论资排辈是最末位的了。离休制度后二位老科长都是离休干部,我们只是在和他人介绍时称他科长,平时都是老某显得更亲切,他也从来不要求我们叫他称职务。其实他们都是很多年的老科长,论年纪资历阅历都是我们的前辈。

  上了民航的车往虹桥机场,办好登机给了一张印着“登机牌”硬纸上面有座位号。时间到了怎么还不让登机,后面的航班都登机了,同事说,飞机不像火车,有时还会乘的人太少,不飞了改天或退票也有的,心想可别取消航班扫兴!过了很长时间叫登机了,出候机楼往一架小飞机停着的方向走去,那时没有什么安全检查之类的繁琐,也没车送到飞机前,肩背一小包走到这架飞机,一把小梯子挂在飞机上挨个往上爬,苏制的安24螺旋桨的小飞机机舱38个位子,中间走道左右边各二个座位,也就坐着十来个人,乘的人少大概是要等看看还有人吗,没有领章帽徽的空军制服的乘务员。点了下人数就把门关上,就像乘公共汽车似的。过会女乘务员端着盘子来了,糖果随便拿,随手拿了几块糖,乘务员示意再拿点,同事要我把安全带系上,发动机启动了声音好大,这飞机像汽车一样从滑行道开到跑道上,越跑越快突然像腾空的感觉,往窗外一看离地面很高了。小飞机也就在5000米的高度上飞,天气很好俯视山脉河流,像看立体地图体图似的。
   飞行途中乘务员端着盘子又来了,是十支盒装的烟还有一个“中国民航”小纪念章,我抽烟的大概是见烟眼开,想占便宜拿二盒,乘务员笑着伸出一手指,打开盒子在机上便抽起烟来。那时飞机停在地面上时会打出灯光“禁止吸烟”,一升空这禁止灯就灭了,可以吸烟了。以后就先不发烟了,后来干脆禁止吸烟了。现在说起来抽烟场合时我还在飞机上,空中吸烟呢!飞机上的一杯花茶真的很香,看来出差坐飞机确比火车待遇要好得多,

   坐飞机就不知道经过什么地方,群山围绕中看到一个大湖泊,鄱阳湖,才知在江西上空,上面往下看鄱阳湖煞是好看!这时禁止吸烟的指示灯亮了,乘务员提示把安全带系上。感觉象乘电梯往下掉,耳朵涨鼓鼓的,飞机的轰轰声变得轻了。这样的下落有二、三次。一会儿就看到机场了,向塘基地,当兵时班里的老兵轮战都到过这基地,听他们说起过关于向塘基地的事。
   飞机滑到滑行道边的停机坪,二间很小的平房是民航的候机室,就在那里休息等车送往南昌,等的是一班从江西其他地方来的乘客一块走,一架安2飞机到了就是那种洒农药的飞机,乘客只有七人,其中一人看到我说你们是坐大飞机来的啊!我说我也是小飞机,虹桥机场飞机比这大得多了,可见那时我国的民用航空还是很落后的。
   安24也就坐了三次,第二次是去福州也是在基地降落的,飞机上的门挨着我很近上,震动的声音很大,我把纸叠起来来塞住,这飞机够旧的了,还有次到济南在南京降落一下,乘客都要下飞机,在一个地方等段时间再上机,多了一次起落,当时民航用的都还是军用机场跑道,

   后来有文件了科以上出差可以乘的飞机,我嘛还是要领导点头的,同事告诉我从北京你如果想飞回上海,就和部里处领导说,部招待所票没买到,他们会叫你乘飞机的,这不花部里的钱,处长何乐不为呢,谁知我也考虑安全第一了。后来坐的都是大家伙,那怕是小飞机也比安24爬得高,好像少了坐飞机的感觉,特别是夜航像是在候机楼从这个休息室换个休息室似的,一会儿跟着大家从休息室出来,又回到到候机大厅里,连坐的是什么飞机都没看到!有次出航站检票时我说上海话,他用北京话说了句你在说什么呀?哈哈!我还以为是在上海虹桥机场呢,这才知道自己经在北京了。

  退休了不工作了,就没有这等事了,只能在记忆中坐飞机了!

 还留着一张机票的封面 - 耳顺之年 -          耳顺之年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