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耳顺之年

欢迎光临!让生活丰富多彩!

 
 
 

日志

 
 

今天又和几位武汉老战友通上电话了  

2012-01-09 20:04:16|  分类: 【记忆犹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当年挂着通信兵符号的通信兵还真的在老年还用上了!今天上午武汉老战友郭老从qq给我发来武汉老战友电话号码,我马上拨通了电话。

今天又和武汉老战友通上电话了 - 耳顺之年 - 碌碌无为

 
第一个电话  (深圳)
一九六四年我从教导营改行分配到无线一连调配班,相识后一直以为他比我大很多岁,
今天才知老易他比我大一岁,但已经是当了二年兵的老兵了,我清楚记得一天晚上是暗夜。我在离团部不远的车库站岗,突然在我前面山头上有信号弹升起慢慢落下,当时车库没有电话。曾经听老兵们说起过有特务放信号弹骚扰的事,看团部也没有动静,过了一会车库里突然一“轰”的一声响。我赶紧拉开手中的铁把冲锋枪枪栓。说实在话当时还真有点怕就我一人离连队有段路,又不能随意鸣枪。就在这时听到公路上老兵来接岗的脚步声,等他一到我把我发现的情况和他一说,然后他说你下岗吧!回去把连长叫来。我跑步赶回连里。车库到连里要有半里路。一口气跑到连长床前叫醒连长,连长很快穿上军衣把挂在床前的手枪拔出来,带着查铺查哨用的手电筒说走,我跟着跑步到车库,手电一照原来是一辆用木柱顶起对空台的车木桩滑落车车轮落地发出的响声。
就这一句你下岗吧,我从老兵身上看到他们胆大沉着。
一九六八年他回武汉后在长航工作,一天他突然出现在我单位办公室,他说他的船就靠在我们码头。便找到你了。以后又失去联系。一次长航局物资处来一位小刘来上海联系工作。聊的过程中我就说了他名字,小刘说认识现在某某单位,一九七九年部非金属处在武汉我去开会,见到战友和同信台一起战友,。一九九六年他到上海来又见过一次。今天电话里又联系了。
电话告诉我他去年去过龙虎山,还有连城文亨的我们发信台,原来的坑道机房已经填平没有了,原来山坡上的天线也全无了。听着老战友的重访故地,必定要想到我们曾经在一起时的战友。今天电话中有听到老战友的声音很开心!
                                                                                       祝老战友健康快乐!
 
今天又和武汉老战友通上电话了 - 耳顺之年 - 碌碌无为
 第二个电话(武汉)
 
这是我第二个拨的电话,老战友不在家他老伴接的电话,没有多久我的电话机响了,问是不是刚才来的电话,我说是,我报了名字,认识认识。65年我们在农场一起待过,其实早在去农场前我在一连就听到过他大名,班里很多是从导航连过来的,有时会说到他。
昨天qq老战友聊天谈起,也巧是老战友老伴的同事。今天就联系上了。
我在网易博客中看到过一篇铁兵写的在龙虎山施工,我在评论栏写了,如果你当年在山里施工在山里看到有二个穿空军服的,其中一个就是我,另一个就是他61年老兵。
老战友还记得我们那时二人在山里,晚上就我们二人在茅草屋,白天我们二人轮换挑东西到场部,山里就留一人喂猪,背着枪扛着锄头在山里转,给稻田放水。
  整个农场里我们二都有一个共同的点。就是下田过敏。发风疹块,这苯海拉明药对我们根本不起效果。什么打针都没有用。这大概就是城市人太娇了吧!离开农场就没有再出现过。昨天我在博客写到的我们在农场盖房修路后,66年春节后我们各自回到连队,我去了福建连城,这一别就是四十六年了。今天在电话听到老战友的声音真的很开心!
                                                                                  祝老战友健康快乐!
 
 
 
 
今天又和武汉老战友通上电话了 - 耳顺之年 - 碌碌无为
 第三个电话(武汉)
 
网上聊天的老战友郭老(七十应尊称姓放在前了)给我发了条消息,说今天去老战友老卿家上午给我打电话,我不在家,他们打给上海的小唐,他说他回家后就把老卿的电话号忘了,说“你看人老了,一高兴就把卿的电话忘了记”“你就问唐吧”
不一会小唐qq传来了电话号码,我就拔,电话中说现在正忙,我便挂了,小唐用视频刚和我说二句,老卿电话来了。
听到老战友的声音,互相问候!他说到老郭上午到他那里把我们怎么联系到的过程和现在网上聊天。都一一告诉老卿。他说到去年十月到过上海,很想能见见我们可是没有联系地址和电话。
也谈到一九七九年和老易在武汉我们见过一次,一晃三十多年了,我说我见过你妹妹那是在六九年你妹妹在东方红武汉到上海的班轮上工作。
他还说起碰到另外战友都会说到我们上海的二个战友。都说到现在特别怀旧经常会想起老战友。电话打的时间很长。
我在博客评论栏说到的二十来岁称老的,营教导员就是说我们称呼老卿,才专门说了这称呼的年龄划分。
                              祝老战友健康快乐!
照片中右是老卿,左是63年入伍的广州战友是通信车司机。(63年那年都在惠安场站新兵团习训)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