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耳顺之年

欢迎光临!让生活丰富多彩!

 
 
 

日志

 
 

杂志上的画看老上海  

2013-02-06 13:50:54|  分类: 【记忆犹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放在茶几一本杂志封面把我吸引过去便拿起仔细看了起来。画题《准备过年》看着看着便联想起老上海曾经的岁月,描绘了五十年代时上海过年时的景象。那时候到春节每个里弄口都会挂上欢度春节横幅,单位组织春节联欢会,进入六十年代的三年困难时期副食品供应紧张,过年时基本忙于菜场排队了。从那时起年前的准备就没有像画上那样的景象了,六三年后我离开上海,六五年春节时收到家里来信弟说上海提倡过革命化春节。我觉得不理解,当时还是全国学解放军,我们部队也没有听说搞什么过革命化春节。

   六八年回上海后几十年里总觉得,过年越来越变得简单了,从原来亲戚朋友在家宴请变成饭店聚餐,原来邻居间的烹饪方法互相交流,要通过电视上去或到书店买菜谱学习。走亲访友也随之减少,特别有个一阶段走亲朋家以厨房和卫生间作为一个参观谈话的内容。把主次给颠倒了,走亲访友是看来看人的不是来看这些东西的,要看这些东西那还不如上商店去看,各种品牌的厨房用具和卫生设备多的是,还有进门要换鞋,明显的拒客嘛。商场宾馆装修得总比家里好了吧,也没见要顾客和来访的要换鞋吧!发现过去居住条件和经济状况并不富裕时,倒从未有这样的怪事,可能也是随着居住条件改善和收入差异,出现了认识上的差异,造成走动少的一个方面。这几年我玩相机后发现春节里南京路上逛街的多了。公园里游客也多了。路上见到提着水果蛋糕的走亲戚少了,分析一下原因因为几十年过去了,自然规律的起的作用,俗话说,“一代亲、二代表、三代了”。一代亲是兄弟姐妹(属于直系亲属),第二代是堂表关系了(成社会关系了),到第三代都会互相不认识了。特别是提倡生一个孩子后,他们的下一代后就没有什么伯叔姑舅了,再一代看我写的“七大姑八大姨”,这个“姑”和“姨”怎么解释要查词典了。

杂志上的画看老上海 - 耳顺之年 - 耳顺之年

 

杂志上的画看老上海 - 耳顺之年 - 耳顺之年

 

杂志上的画看老上海 - 耳顺之年 - 耳顺之年

上海不同年代都会冒出一种特殊的表述对事和物的语言,有的会流传很久,有的只是一段时间里很流行过后就很少用。有的甚至随着年代逐步消失了。

我的年龄现在说起来也不算小了吧,在上海应该也接触过很多人,可有一句话也只听到过二次叫“煞哇”(音)意思是这人有点不太和人讲道理的意思,我第一次听到那时我还不到30岁,之前我还从未听到过,邻居是长辈年长我三十多岁,一次说起某事时说到一个人说这个人很“煞哇”(音)我当时听不懂这“煞哇”(音)什么意思。便问了才知道。当时我不把这句话当作上海方言,也可能是某个地方的方言用语。第二次从另外一人处听到我恍然想起这是老上海人一种方言。

其实上海话要把有的方言用语的含义讲得清楚不是很容易的,一个用语往往还会被延伸使用。而且上海话的从来没用文字方式书写过,都是听得懂写不出的。就是写出的也是按音找字。就说里弄房子用的石库门,还是石窟门写出来读音差不多。而且都是用石头门框。我一次在博客中看到用文字写成的上海话看不懂,读起来也是走了调的别扭得很的上海话。就那图上的格男小人卖相老的。按上海话读这几个字是可以的。男(读暖)人(读宁)卖(读马)如果要普通话读就不是上海话的发音了。如果写出上海话发音那成了格暖小宁马向老好阿。谁看得懂这文字意思。把文字意思写成看得懂了,用普通话读又不成上海话了。那么用拼音来书写,又不成汉字了。这就是方言既是读出来是具有方言语音,文字表述有要从字面上一看就明白意思。真的是很难。

  评论这张
 
阅读(56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